半年没喝西达摩了。

后来 …

后来重要么,如果重要,那后来的我们学会了闭口不谈和避重就轻。

再也不去触碰那个让我们难过的事情和人,也再也不去触碰彼此心里最疼的深处。

后来,我们不是不爱了。
是不会了,不会再去爱别人了。

我们都把最好的爱给了最不值得的人。
我们口口声声的不恨,其实才是真的恨进骨髓。

那也无所谓了,我们总要变的,总要变成无聊又铁石心肠的大人。

评论
© Carry Lin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