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年没喝西达摩了。

或许,只是或许。
每个小时候都有伟大的梦想。
也或许,那个不成名的梦想只是给自己画了一个梦,一个永远都触摸不到的天空。

大人常说,脚踏实地。
大人常说,要心怀梦想。
可大人也说,梦想无用。

大人嘲笑孩子的天马行空,也认可孩子的想象无穷。

为了不成为矛盾的大人,用了很多力气,即使累到想要声嘶力竭的大哭也无所谓。

或许吧,我没有那个小时候的梦想,所以自己才是普通凡人。
可不想成为凡人的代价太大,望了望长大以后的天空,向前一迈步,竟被复杂打回原地,然后想要头破血流也无所谓的再拼一把。

你看,即使我现在满身是血的在前行,也没有放弃继续走向终点。

你看,我流了很多血,从眼睛,从手臂,从头顶…
可你看,我成为了那个梦想中的自己,虽然还不完全。
可你看,血不白流,我之少成功了一半。
另一半呢,血流的还不够,我还有剩下的血可以流,等血流干,我一定可以。

信念呀,执念呀。
无所谓也有所谓吧。
无所谓吧,我无所谓吧。

我无所谓梦有多远,我没有梦。
我无所谓碰撞多疼,我没痛觉。
我无所谓南墙多硬,我要撞穿他,然后大声的,喊破喉咙的,告诉那些所谓的大梦想,我的血流干了,我的头撞破了,可我终于到了终点。

可我
终于
赢了

评论
© Carry Lin | Powered by LOFTER